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灶王爷的传说(青未了|芝麻糖与灶王爷的传说)
灶王爷的传说(青未了|芝麻糖与灶王爷的传说)

文|张文广

抗美援朝胜利以后,庄户人家又对过年提起了精神头。刚一进腊月,最先出现的买卖人,是卖灶王爷、家谱、门神、黄历、芝麻糖的。一见有这些买卖人走街串巷,就是告诉人们年快要到了,到了把忙了一年的神送走,再把新的财神请回家里来的时侯到了。

庄户人家是最诚挚的信徒,他们并没有更高更奢侈的欲望,只求个人丁兴旺、风调雨顺、天下太平、全家平安。就这点诉求,老天爷也往往还不满足人们,天灾和病祸总是不离他们左右。

腊月二十三灶王爷爷上西天。传说灶王爷在腊月二十三的那天晚上,要到天上去向玉皇大帝汇报人间的善恶。人们为了让灶王爷在玉皇大帝面前,替凡间人多说好话,就早早的买下芝麻糖供上,意思是让灶王爷的嘴甜着点。也有的说,买芝麻糖,是为了粘灶王爷的嘴,不让他乱说话。无论是哪种目的,反正家家都买芝麻糖,预备着在腊月二十三这天晚上,给灶王爷上供。然后,把烟熏火燎一年的灶王爷,从锅台后边的墙上揭下来烧化,把上过供的芝麻糖分给孩子们吃,说是孩子们吃了长命。

卖芝麻糖的都是手提一个小铜锣,敲得当当响。芝麻糖是用糖稀做的,一根一根像麻花一样拧着劲儿,有筷子一般长、手指头粗的糖棍,有圆的,有扁的,外边粘着芝麻粒,看着黄澄澄的挺好看,可是放进嘴里一咬,粘牙。

“春——妮!春——妮!”春妮她娘拉着长音招唤春妮。 春妮正和小金在西屋里绣花鞋,听见她娘叫她,就:“唉——揍嘛呀——?”也拉着长音答应着。 她就懒洋洋的从西屋里出来问:“有嘛事呀——?”

“我听着过道里,像是来了个卖芝麻糖的,你看看门后头,墙窟隆里塞的头发,够不够换块糖的?要是不够,就拿个鸡蛋换。”

春妮他娘在北屋西里间的炕上,做着针线活说。

娘儿俩平时梳头梳下来的头发,从梳子上拽下来,缠在手指上,挽成个鬏,塞进墙窟隆里攒着换针换线。

小金站在春妮身后,伸出两根手指小声说:“两块,两块。”

春妮就大声说:“换两块吧?”

她娘说:“二十三送灶王爷爷有一块就够了。”

春妮到盛鸡蛋的陶罐里,挑了半天,才拿出两个她觉得是最小的鸡蛋。又到角门下的墙窟隆里,找了几疙瘩头发鬏,和小金到过道里去换芝麻糖。

长荣子也站在那里,手里拿着一个鸡蛋要换糖。长荣子把鸡蛋递给卖糖的,卖糖的从筐子里拿出一根芝麻糖,递给了长荣子。糖有点粘手,他就把糖从右手上倒到左手上,用舌头舔右手上粘的芝麻粒。

春妮看了说:“那是上供用的,你咋用舌头舔呀?”

“我舔手也没舔糖,多管闲事,哼!”说完长荣子噘着本来就长的嘴,拿着糖回家了。

春妮说:“两个鸡蛋加这些头发换三根行不行?

卖糖的把鸡蛋在手心里掂了掂说: “这鸡蛋太小了。”

又抬眼看了看春妮手里的头发说:“换三根俺就赔了,给你两根半吧?”

春妮说:“这些头发能换两包针呢?”

卖芝麻糖的迟疑半天,说:“三根俺真是亏了。”还是很不情愿的拿出了三根,他也认为是最小的糖。

“南京到北京,买的没有卖的精。”这句话一点也不假。

给了春妮,春妮和小金欢天喜地的往家走。春妮拿出一根来递给小金说:“你拿着这根先回西屋,等会咱俩吃,我把这两根给俺娘送到北屋去。”

春妮她娘见春妮换回来两根芝麻糖,用手指在春妮的眉心上点了一下说:“馋猴。”

春妮抿嘴一笑做了个鬼脸,扭头跑回了西屋。

春妮她娘看着闺女那修长的身影抿嘴笑了。

春妮回到西屋,见小金正用手指抠粘在牙上的芝麻糖,也学她娘,用手指在小金的眉心处点了一下说:“馋猴。”

俩个人正说笑打闹着,过道里又传来了“请主子请佛——哟!”的吆喝声,小金用手推了一下春妮说:“你娘又让你用鸡蛋去换主子(即新灶王爷、门神、家谱,统称主子)啦。”

春妮拿眼瞪了小金一眼说:“别瞎说,请主子哪有用鸡蛋换的,都是拿钱请。再瞎说,灶王爷让你肚子痛。”

小金缩了下脖子,吐了吐舌头,不再说话了,坐在炕上继续绣她的花鞋。

听春妮她娘真的就在北屋里大声叫:“春妮唉——”

小金先抬眼看了眼春妮,意思是说:“怎么样?让我猜准了吧?”

春妮“唉——!”了一声,就向北屋走去,一边走一边问:“又有嘛事呀?人家还绣不绣鞋啦?像叫魂似的!等过年做不起来,穿不上你管呀?”春妮故意冲她娘噘起了小嘴。

“快从炕席底下拿一毛钱,去请主子。”

春妮她娘压根没理会春妮吊着的脸和噘着的嘴,继续吩咐着说。

春妮掀开靠山墙的炕席,炕席下横七竖八的摆满了鞋样子和碎袼褙。

春妮大声说:“哪里有钱呀?”

她娘说:“你仔细找找,我记的放在那里有一毛钱。”

春妮找了半天,才找到叠着的壹角钱。她拿着一毛钱跑了出去。

请灶王爷不像买芝麻糖,和人家讲价。给人家一角钱,人家就给一张印有灶王爷画象的花纸。春妮拿着灶王爷画象,像看画一样也看也走。

唉?不对呀!她看出问题来了,灶王爷不是一个人吗?怎么这张纸上头有三个人呢?还有俩女的。嘛时候灶王爷也娶媳妇了?没听说呀?

其实每年的灶王爷都是三个人,不过她没有注意罢了。

她拿着灶王爷去撵卖主子的,幸亏卖主子的还没走远。

她辇上卖主子的就问:“你卖的这主子不对呀?” 卖主子的问:“咋的就不对啦?”

春妮说:“人家请的是灶王爷一个人,这上边咋是三个人呢?”

卖主子的是个老者,看来念过大书,有些学问。就说:“闺女,你不知道为什么是三个人是吧?我跟你说说,你就知道了。这灶王爷呀,本来姓张,是个富家子弟,原来娶郭丁香为妻,后来又嫌郭丁香长得丑,就一纸休书休了她。又娶了年轻貌美的李海棠为妻。李海棠好吃懒做,夫妻俩光贪吃喝玩乐,坐吃山空。忽一日二人睡至半夜,遭了火灾。李海棠脚小跑不动烧死了,而他成了瞎子。偌大个家业也尽败光。靠沿街乞讨度日。他讨饭讨到前妻郭丁香家门口,郭丁香认出是他,便让他到灶前取暖,并做了一碗面条。丁香女盛饭时,暗暗拽下自已的一根头发,放在碗里,意思是暗示结发之情。结果让张郎吃了出来。他两手扯着这根只有前妻郭丁香才有的三尺三寸长的头发,悟出是到了谁家。于是羞愧交加,一头撞死在灶前。这天正是腊月二十三。玉皇大帝念他知错悔过,就封他为灶王。灶王爷身后那俩女人,就是郭丁香和李海棠。不信回去问你家大人去,看我说的对不对。”

春妮听的有点眼晴发直了,见卖主子的不说了,这才拿着灶王爷回头朝家里跑去。她回到家里,也没去问他娘,而是先到锅台后头的墙上看灶王爷,可不是咋的,墙上贴的灶王爷和手里新买的灶王爷,是一样的。

于是,自失的一笑,把卷成筒状的灶王爷画像往炕上一扔,就回西屋去了。

不过她觉着今天长了个见识,把故事又绘声绘色的讲给小金听。

张文广,男,1945年农历六月十六日生于天津市谦德庄。1948年随父母回原籍——山东省德平县(1956年撤消)前张家屯村。1963年秋应征入伍。历任战士、通讯员、连部文书,沈阳军区后勤部第二分部政治部干部科干事,正营职机关政治协理员。196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,历任机关支部书记、团级党委委员。1986年转业德州市农业银行,任办公室主任、机关党支部书记。中专学历,中级政工师职称。曾是《德州日报》、德州电视台、《山东经济日报》《中国农村金融报》《中国农村金融》《山东农村金融》特约记者。德州农村金融学会秘书长。多年被德州市委宣传部评为优秀通讯员。业余爱好木雕、书法、写作。退休后致力于文学创作,先后著有《命运与道路》《岁月的痕迹》《围子墙》《春妮》《老照片》《他是谁》《老虎与狗熊打仗》《家属院里的笑声》《有三个名字的老人》《妈妈》《武官命》等长、中、短篇小说。古体诗词200余首发表在《今日头条》。

壹点号玉河微澜

找记者、求报道、求帮助,各大应用市场下载“齐鲁壹点”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“壹点情报站”,全省600多位主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!

东海县石湖乡李燕群电焊修理部  电脑版  手机版  东海县石湖乡石湖村13-2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