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席恩葛雷乔伊(席恩·葛雷乔伊为啥让人又爱又恨)
席恩葛雷乔伊(席恩·葛雷乔伊为啥让人又爱又恨)

我十岁那年,父亲发起了一场暴动。

他是铁民的王,血液中流淌着铁也因此:战术上敢于长驱直入,但少了钢的韧度,他失败了!

失败的后果是大哥、二哥死于战乱,年仅十岁的我作为铁群岛的第一继承人被质押给了临冬城城主——艾德·史塔克。

我——懵懂幼稚,根本不懂这一次的别离将改变我的一生!

刚来到临冬城时我很开心,惊奇这跟岛屿不一样的自然景观,北国的苍茫和大海形成鲜明对比。

史塔克家的几个孩子还算友好,尤其是大哥罗柏,他教会我用箭。

艾德老爷没有想象的严厉,我还记得临出发父亲警告我:入了狼窝不要失去作为铁民的尊严。

说这句话时我十岁,而懂的这个道理我用了九年时间。

这年冬天冷的出奇,艾德老爷带着我们一起巡逻,在河边,居然发现了传说中的冰原狼,我以为这种猛兽只存在于史塔克家徽中。

这是一头已死去的母狼,看样子是经历了长途跋涉、脖颈有咬伤,在它周围是刚产下没多久的狼崽。

数了数正好史塔克家的孩子每人一只,临走,居然还发现一只患有白化病的小白狼,私生子雪诺紧紧抱住了它。

对于雪诺,我一开始就不喜欢,他孤傲、愤世嫉俗,私生子的身份还没我这个养子更受夫人喜欢。

九年里我练就了一手好箭,我和罗柏也变成了亲密朋友(至少我这么认为),我梦想着有一天用自己的本领证明我和少狼主的友谊。

机会来了,布兰意外被野人掳走,我长驱直入将布兰救出虎口。

我兴致冲冲去禀告罗柏(要知道奈德老爷去了君临后,罗柏已成为实际的少当家。他的一句肯定就能奠定我在临冬城的地位,这是我非常骄傲和在意的事)。

但令人意外的是罗柏狠狠批评了我,他认为我有勇无谋差点害死布兰,我像泄气的皮球,作为一个质子忠心救主却换来如此奚落。

懊恼、气愤一时冲上心头,整个晚上我都没有睡好。

父亲的话犹在耳边,“入了狼窝不要失去作为铁民的尊严”。

看看现在的我哪还有一点铁民的尊严,作为铁群岛巴隆大人的独苗,如果不是作为质子,我早已是铁群岛最骄傲的少主。

而我单方面认定的跟少狼主的友谊,也被打碎,原来在他眼里我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奴仆。

我发誓一定要回到铁群岛成为真正的铁王,但是不久后,坏消息从南方传来,艾德老爷被杀,少狼主被杀红了眼,自立为王,与君临宣战,五王之战爆发!

我想趁着这机会跟罗柏南下,再想办法回铁群岛。

这一路上我为罗柏做了不少事,但从那一夜后我已心寒,对他我只尽到一个下属的责任。

呓语森林一战中,我与众人合力俘虏了弑君者詹姆,这位君临的御林军头领虽身手不凡,但奈何寡不敌众、再加上我的神箭手,他插翅难飞。

我因此十分高兴,想着这次罗柏终于看到我的实力了吧!

然而,被事务缠身的罗柏并没有多大反应,他只是淡淡的说,席恩,我需要你代表我去一趟铁群岛。

在回去的路上,我遇到一个女人——阿莎,我的姐姐。

自我离开铁群岛后,父亲就把全部希望寄托在她身上,年纪轻轻的她无比勇猛又颇有见地,如果叔叔攸伦不发动叛变,她会是铁王座上第一个女王。

为了试探我的心性,她居然扮作船夫的妻子来勾引我,事情败露后我恼羞成怒,她也对我的傲慢浅薄嗤之以鼻:觉得我完全被狼家人同化了!

见到父亲后,我就已知他的心意,我要重回铁群岛成为新王根本是做梦。

但是我可以等,我说明了来意,父亲大怒,这么多年过去了,铁王巴隆的威严还在,他拍桌子叫嚣说是时候占领临冬城了!

想到罗柏对我的种种不屑,我决定顺水推舟,父亲发动了他人生中的第二次暴动,我由临冬城使者变成了占领它的人。

我以为我占有了临冬城会很有成就感,事实是我怕的要命!

来到临冬城后我迅速软禁了最后两头小狼——布兰和瑞肯,我知道罗柏一定恨死了我,拿住这两颗棋子是我保命的关键。

但我万万没想到,有人救走了这兄弟俩,我发疯似的寻找,但是他们逃的一点都不见痕迹。

此时,地牢里的“臭佬”给我出了个主意,他让我抓了两个跟布兰瑞肯相像的小男孩,施予剥皮火刑以震慑罗柏。

我当时心思在战事上并一直想证明自己,我根本不知道我已与魔鬼碰头。

拉姆斯!也就是“臭佬”这个足以让我噩梦一生的男人,他正是魔鬼本人!

我的轻信和他的狡诈阴狠让我与临冬城主只差一步,被派去找救兵的小剥皮,用反间计俘虏了我。

为了纪念他被杀的仆人“臭佬”,他剥光了我的衣服并涂满排泄物,我浑身散发恶臭。

除此之外他还剥了我的半张皮、因痛恨我的笑容而拔掉我的牙齿,在剧痛之下我只求他让我一死了之。

但是可恶的小剥皮是个变态,他并不满足于单纯的体罚,他不仅摧残我的身体还故意制造逃跑的机会,然后放猎狗又把我追回来。

几次下来我的精神彻底崩溃,我非常后悔背叛了临冬城,如果没有自己的邪念,今天的一切都不会发生。

也不过几个月,我已被拉姆斯折磨的不成样子,我一瘸一拐还没有完整的牙齿,我浑身恶臭发抖精神崩溃,拉姆斯彻底操控了我,这期间为了活命我为他做了不少坏事。

至到有一天城堡里来了一位红发少女,那是珊莎,即使过了很多年我依然记得珊莎的红发,她被贝里席一手赠送给了小剥皮,这是魔鬼与魔鬼之间的交易。

珊莎见到我很惊讶,她听说我的遭遇后十分惊讶,屈辱的那一夜,我被强制观看了全过程,珊莎哭的很伤心,我暗暗下决心要把珊莎送出城堡。

某种意义上是珊莎的眼泪唤醒了我仅存的良知,我们都想回家,回到临冬城,在一个大雪的夜晚,我带着珊莎逃了出来。

大雪、极寒,我们趟过了一条冰河,珊莎已经冻得喘不过气来,而拉姆斯的狗已经嗅到了味道。

为了给珊莎争取一线生机我决定引开拉姆斯的狗,珊莎依依不舍的看着我,我头也不回,这大概是救赎的开始吧。

待续......今天暂时到这儿吧~

末了,跟大家分享一个好消息。

今天(4月21号)我们收到了今日头条的官宣:“萝卜与娱”入驻今日头条两周年纪念(从最开始创号-拿原创-0粉丝0阅读到现在积累的10W粉丝、694W阅读)。

两年悠忽而过一时感慨万千,时间啊它真是个好东西,我们从最初的懵懂、尝试、犯错、成长,真的是经历了太多太多。

收获今天的成绩非常感恩!特别感谢大家,我们的粉丝、家人、朋友,感谢你们一直在,唯有更努力,才能回报最好的你们。

想说继续前进吧,梦想就是得有因为它已经实现!

东海县石湖乡李燕群电焊修理部  电脑版  手机版  东海县石湖乡石湖村13-2号